絲路樂音揚 樂迷沈湎懷古氛圍

馬友友以大提琴 成員各以中西樂器 揉和傳統與現代展演

記者施美惠/北京報導
絲路,對現代人來說或許很遙遠,但在新世紀伊始,馬友友以大提琴家身分,實踐了歷史學家、藝術史學家、 人類學家的任務,藉著重新喚起人類對這條貫穿東西古文明之路的記憶,開啟音樂無國界的延伸與可能。

從美國茱麗亞音樂院的音樂高材生,轉投入哈佛大學人類學系探索生命的源頭後,馬友友的音樂旅程,從巴赫無 伴奏大提琴組曲中無限的憐憫與恩慈、阿根廷小酒館的探戈,再到阿帕拉契山上流傳至今的古居爾特小提琴傳統,不僅僅 是展現音樂的綺麗,更思索人類文化融合的過程與未來發展方向。

馬友友指出,「當我學習愈多的音樂時,就愈能感受到音樂是無國界、無止境的永恆探索;換句話說,就好像去 發揚世界各地音樂的遺產。」

他以此次「馬友友音樂絲路之旅」音樂會將演奏的柯大宜「大提琴獨奏曲」為例,它是匈牙利的音樂,卻有著亞 洲音樂的色彩與蒙古民族的風味,因為他們是蒙古民族遷移到那兒的後裔。

在絲路旅程中,馬友友曾想過關於在這歷史的陸線與海線上,有那些因素影響橫跨數世紀的文化、宗教等,這些 錯綜複雜的連結是如何發生的,而音樂的聲音又是如何從不同的傳統中組合而成的。

馬友友有興趣的問題是,中世紀的日本弦樂器 Biwa,上面為何裝飾波斯的圖案與非洲的寶石;一塊古羅馬的玻璃 是如何影響古代京都文物等等。

儘管東西方音樂文化存在著諸多差異性與不相融性,但馬友友深信自己與整個絲路計畫成員的努力是值得的。他說 :「音樂是一種富表情的藝術,可以到達每個人的心靈深處,我相信,音樂可以像一塊磁鐵,將不同族群人類吸聚在一起。」

他強調,絲路成員藉由聆聽與學習這些純正音樂傳統的聲音語言,逐漸有能力支持這些語言所代表的世界。甚至, 當他們與這些不熟悉的音樂傳統互動時,所接觸的聲音並非僅是屬於某一族群,他們也發現,這是屬於同一世界的超國界聲音。

絲路之旅對現代人將有那些啟示?馬友友期待在未來數年內,這個計畫如傘狀組織般運作,並成為藝術、文化、教 育等課程的資源。

馬友友說:「希望藉由檢視絲路的文化馬賽克,能照亮沿途國度的遺產,並找出代表今日傳統的聲音。透過此一發 現之旅,絲路計畫能植下新藝術及文化成長的種子;而絲路音樂的探索、創作與演出,則是成員對這一藝術的發現與了解的 起點。」

【2001-03-02/聯合報/14版/文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