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友友絲路之旅行腳寶島
記者施美惠/台北報導
馬友友與絲路合奏團昨晚將東西方融合的樂音呈現給寶島樂迷,就音樂語言本身,樂界人士認為,其所演奏的 作品未受西方傳統的束縛,又有民族樂的精神,同時以現代手法呈現;樂曲比現代樂保守得多,對傳統樂來說又顯得十分現代。

由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贊助、國立中正文化中心、聯合報、民生報與牛耳藝術等共同主辦的「絲路之旅」音樂會,昨晚在 國家戲劇院舉行,演出曲目包括趙季平的「關山月--絲綢之路寫意」、亞塞拜然作曲家法蘭茲阿里薩德的「哈比爾風格」、朱踐 耳的「絲路夢尋」,下半場為電影配樂「臥虎藏龍」,以及由馬友友獨奏柯大宜的大提琴獨奏曲。

馬友友向樂迷解說樂曲,同時提到上午參觀兵馬俑展覽給了他很大的靈感,就像是絲綢之路,他希望藉由音樂作為文化 的橋梁,表達內心思想。每首作品結束後,現場幾近滿座的觀眾都給予熱烈掌聲。

馬友友安可曲演奏「臥虎藏龍」配樂片段,並與團員合奏江浙民謠「風箏」。

在現場聆聽音樂會的作曲家錢南章說,演奏的作品將中西方樂器作了特別的組合,而使用的素材為傳統民族元素,寫作 手法則比較古典,用了典型西方四重奏型態。其中,「關山月」較為保守、淺顯,「哈比爾風格」與「絲路夢尋」則屬於內心戲 的感覺,身為現代音樂作曲家他可以接受這些作品,但不知一般觀眾的接受度是否會有落差。

國立實驗國樂團團長瞿春泉認為,作品的感覺很新鮮,演奏家意境很高。就文化層面而言,絲路計畫肯定會是吸取世界 各地民族音樂元素組成,經過作曲家重新組合,在多元化社會中,音樂也應朝多元發展,此舉應該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。

他說,融合東西方樂器所寫的曲子是不是好聽,會不會成為「四不像」,主要看聽的人從什麼角度去聽。若純就傳統角 度出發,可能什麼都不像;但若從現代觀去思索則不見得,只要聽了以後有共鳴,應該會碰撞出些什麼來。幾位參與演出的中國 音樂家都有深厚的民樂底子,這種創新與嘗試,應可做為這個時代的指標。

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團長陳澄雄指出,東西方音樂融合過程中,西方作曲技巧只是個工具,最重要的是揉和了中國的意念。 他曾在香港欣賞過譚盾的歌劇「馬可孛羅」,劇中將各種中西樂器配置得天衣無縫。其實在大陸文革後,包括譚盾、陳怡等作曲家 的作品已朝此方向發展。他說,馬友友以具成就的演奏家回頭幫忙文化融合,在此時正是中國音樂向世界發展的轉捩點,絕對給予 肯定。而未來要真正作好這種融合,重責大任在作曲家身上,將世界性藝術特點融合在一起才能獲致真正的成功。

【2001/03/07 聯合報】